如果我說去馬祖實習是因為國修老師的一齣「女兒紅」的啟發,任誰都會說我瘋了吧!

 

小時候因為不太會說台語,所以在強調台語的鄉下常被嘲笑。那時我常常問:「我是誰,我從哪裡來?」我明明在這裡生長,為什麼大家都叫我滾回去?隨著知識的增長知道什麼叫「省籍情結」、「藍綠鬥爭」,從憤慨到無感、從激進到從不同角度思考解讀。

 

還記得我曾經問過爸爸,我們有沒有家譜?爸爸只是淡淡的搖頭。後來我在這齣劇中的台詞找到了答案:「從一家四口踏上基隆碼頭的那一天開始算到今天,就算是家譜了!」

 

和家人一起去過兩次馬祖,最深刻的印象是看著父親難得輕鬆的步伐,以及滔滔不絕的說著小時候的故事,揚起的魚尾紋的笑充滿著歲月的記憶,前面的羊腸小徑隱約出現個拿著甕赤腳跑著的孩子。

 

為了讀書、生活,許多人離開了原鄉,每當爸爸遇到會說福州話的老鄉,講話就變得特別熱絡,笑容也特別多,我知道,他是想那兒的,雖然在那兒還有些親戚還有些朋友...只是離開了太久太久,那裏早就沒有了屬於他的那個...家。

 

有陣子,我常和爸爸說:「爸爸,你要健健康康的,等我賺了錢你就退休,我在那裏買棟房子,讓你沒事回去那住住,天天走走、逛逛、種種田當度假好不好﹖」不太說話的爸爸只是瞇起眼角當是玩笑,但我是卻真心的,只是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實現;還記得上次回馬祖幫他買的糯米芙蓉酥,他很珍惜的放在冰箱裡吃了好久。

 

我,即將踏上父親從小生長的故鄉,

我要踩過每一寸父親曾經踩過的土地、
我要看一整晚東莒燈塔上方的銀河、迎接日出,

在那裏應該看得到曾經身為燈塔守護者-無緣見面的爺爺、

我要去福正海灘踩著藍眼淚緬懷從小疼我的爺爺...

 

或許我不是去尋根,而是去安定自己的心,那顆搖擺不安的心。  

東犬燈塔

創作者介紹

熱帶渝

熱帶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